双色球规律排除法
·設為首頁   ·收藏本站 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廉政文化 > 廉政小品
俺也當回村長
時間:2014-07-31 11:05:35  來源:興義市“樹新風、揚正氣”反腐倡廉戲劇小品大賽作品  作者:李久富

人物
  
  甲:外商,富裕,穿著,說話。
  
  乙:村長,半土、半俗
  
  丙:村長夫人,地道的農民,小心眼,見錢眼開
  
  丁:書記,莊嚴、樸實。


  
幕啟


  丙:喂,喂,喂!找哪個(方言),說了半天,電話還是不停地響,原來是沒有按電話開關,突然接通了,喂,喂,喂,哪個嘛?哦、哦他爹(嗝)如何,如何,得沒有得沒有,嗝、嗝我的媽呀,撲的一聲跪下去,擺起一個救佛的姿勢,嘴里面還不停地念著,老祖宗顯靈,趕快準備雞鴨飯菜慶祝慶祝。
  
  甲:哎呀呀,…,你看這里的山好、水好、政策好,當然還有這里豐富的礦產資源,這不,我聽朋友這一說,我也來這尋找一片土地,搞它一點黃金,發點小財,可聽說手續很不好辦,要這里辦一頓,那里辦一餐,這個不能不理,那個不能不求,唉,很麻煩呀,不過呢!你不要為我擔心,因為我是商人,無奸不商嘛!商人自有商人的辦法!這不我親自來這個村,什么,你們問我來這干啥,一會兒你就知道了(手里面提著煙酒,嘴里面還嘀咕著,這么大的村,我去那點找村長家,我只好挨家挨戶問了,敲門聲…)請問有人在嗎?有人在嗎?
  
  丙:那個,那個,來屋里坐嘛,
  
  甲:唉喲,老嫂子,老嫂子。
  
  丙:(媽呀),我看到你比我年紀還大,怎么還叫我嫂子,表情很難看,又驚又怕,因為是個外地人。
  
  甲:處于是禮節,外商這時還跟嫂子握手,你好你好,我想跟你打聽個事。
  
  丙:還沒來得及反應,手已經被外商握住了,嚇得她媽呀叫起來,還罵了一句,“流氓”!
  
  丙:這時候的表情是極端無情不愿,但還是勉強說了一句,坐嘛,我找煙筒給你,轉身就往屋里去。
  
  甲:嫂子等一下,等一下,我不是流氓,我不是流氓,不一會兒,外商正在為流氓二字發愁時。
  
  丙:拿起煙筒直奔向外商,來吃煙。
  
  甲:一愣,我不是流氓,我不是流氓,(這時的外商認為嫂子拿煙筒打他,不要打,不要打,我真不是流氓。)
  
  丙:笑著說,這不是打你,是給你吃煙(邊說邊比動作)
  
  甲:這時冷笑一下,謝謝!謝謝!我不會吸,從兜里拿出手帕,擦干頭上的汗水。
  
  丙:村嫂在那忍不住笑,快進來坐,快進來坐。
  
  甲:謝謝,我想打聽一下,你們這個村村長王發富家住那里。
  
  丙:啷子(方言:什么)
  
  甲:王發富村長家
  
  丙:喔,你說我們村長王發富家呀。
  
  甲:對、對、對。
  
  丙:他家從這邊過去就到了,可是他這個人就是因為太發富了,也就是太貪了,今年被下了崗,吃了官司。
  
  甲:哇塞,天哪!怎么下面也會這樣,這回我可不奸了。
  
  丙:你找他有哪樣事嗎?
  
  甲:算了算了,找他也沒用,反正村長也被撤職,本打算想請他在你們這個地方為我劃一片地,也搞一下礦,帶動你們這里的經濟,同時也解決你們這地方務工的問題,唉,現在算是白來了。
  
  丙:哈、哈、哈…村嫂大笑起來。
  
  甲:嚇他一跳,大嫂,大嫂,你沒事吧。
  
  丙:他仍然在笑,而且還彎著腰使勁笑。
  
  甲:外商看著村嫂那樣,嚇得驚心膽破,不斷的往后退。
  
  丙:突然,村嫂叫了一聲,兄弟快坐倒,快坐倒,你今天算是沒白來,找對人了(這時候的村嫂變得很客氣,又是倒茶,又是裝煙,還說現天色已晚,就在我們家吃飯,等我們家那口子回來,哦,對了,也就是你的高哥,他人品好,又勤勞,是黨員,剛剛被選任為村長,所以說,你今天算是找對了)。
  
  甲:對呀,對呀,真是黃天不負尋金人,太感謝了,我的投資計劃又有希望了(這時兩人算是明白咱回事了,喝的喝茶,做的做家務)。
  
  乙:朋友們(頭戴一頂帽,戴上一副眼鏡,穿上一套西裝很長又很大,腳上穿一雙布鞋)別看我這樣,有多少人能像我保樂村的村長,我是人民選舉的,領導重視的,不管怎樣也不能像王發富那樣,為了個人的腰包,犧牲集體的利益哪種缺德事我做不出來,我一定要為國家,為政府,為人民做好事,不占老百姓的一分一粒,要帶動全村人民致富,認真學習“三個代表”,學習總書記的“八榮八恥”,公私分明,為了此事,老婆在家做了一頓好飯,等我回家慶祝一番。
  
  乙:老婆,娃娃他(她)媽開門,我回來了。
  
  丙:喲,天哪,準是我家口子回來了(把門打開)笑起說,他爸,家里來客人了(乙:只看見桌上放了幾瓶好酒,心里感覺到很奇怪。)
  
  甲:這時外商站了起來,主動向村長握手,你好,你好,不好意思打擾了,我是從香港來的,我姓黃,黃中發,準備到你們村生產黃金,你一定是高村長高大哥吧。
  
  乙:村長的臉上顯得無奈,但還是在裝笑,嘴里還嘮叨著,哦哦,坐坐…我的媽呀,你來就來吧!還搞那么多手續來干什么?
  
  甲:我剛到這個地方,人生地不熟的,以后還要靠你多多照顧,這是我一點見面禮。
  
  乙:黃老板,這樣你就見外了,以我現在的身份,要是被鄉親們看到多不好,我是領導,是黨員,不能拿老百姓的一針一線,“三個代表”你懂不?八榮八恥你曉得不,你這是侮辱我們領導、黨員,說大了是敗壞我們國家的名聲,不行不行,堅決不行,再說現在是什么年代了,還送煙酒,老婆,送客(丙此時無言以對,表情顯得很無奈)。
  
  甲:外商一聽這話,心里面有了幾分底,說,村長,這事辦好了,大家都好,我怎么能虧待你呢?
  
  丙:兄弟,你別管他,他就是這牛脾氣(說著說著,把煙酒提在手里,兄弟,你說有好處,有什么好處,身子還不斷的靠近外商)。
  
  甲:你們肯幫我辦事,我除了給你們辛苦費外,還給你們入一個干股,每年可分幾萬塊吧!
  
  乙:浪子(方言)幾萬塊,這時(丙:跑過去對準高村長說,幾萬塊你還閑少,你算啥,我們要喂好多頭豬才得那幾萬塊錢,你還閑少,豬老盔。丙:走過去問,兄弟你說我高村長一年才可以分幾萬塊錢啊,那我和你高哥一年能分多少)。
  
  甲:嫂子,對不起,對不起,我差點把你忘了,這樣吧,多給你們一個股,這樣加起來的話,一年估計有個十來萬吧。
  
  乙:(村長在那里都被錢感化了,不過好在他還穩住了腳)說:黃老板,你來我們這里投資我會熱烈歡迎,我能幫你的肯定幫,不過你要去辦理正規手續。
  
  甲:呀,高村長,這你就有所不知了,要是能辦到正規手續就不勞累你高村長了。
  
  乙:對、對、對,辦個手續要浪費好多時間,再說少則也要幾十百把萬才能辦下來吧,可話又說回來,山高皇帝遠,在這里我是村長,肯定不是白當的,但也不能白冒這個風險。礦產資源是國家的,無手續開采是違法犯罪的?再看,再看。
  
  甲:(當時心里急了,從腰包拿了一疊錢放在桌上)說,高大哥,這是一小點見面禮,以后兩弟兄有福同享。
  
  乙:(由于受到利益的強烈驅使,高村長實在穩不住了,忘記了自己是一名黨員,是一名領導)好、好、好,黃老板你真夠意思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以后在我的地盤上,你想在哪里開就在哪點開,其余的事就交給我。你看我們保樂村,可以說是遍地是黃金,但上下兩處都處于其他村的界線,而且離公路較近,鄉政府管得比較緊,所以我看在山的那面比較安全些,至于土地問題,你就交給我吧,你看如何?
  
  甲:喔!那就辛苦你了,高大哥!
  
  乙:你看你,一家人還說兩家話,見外了,太見外咯!
  
  丙:好了,好了,你們過來先把飯吃了再說。
  
  甲:對不起二位,我有事先走了,飯下次再吃(兩夫妻一再留吃飯,可黃老板還是堅持走了,兩人關上門,樂滋滋的數著人民幣)。
  
  乙:老婆,老子們這下子發咯(情不自禁的抱起他老婆轉了幾圈)。然后再數著錢,一張一張看是否真假,用口水沾上不停的數。
  
  丁:(頭戴一頂安全帽,腳上穿一雙水鞋,帶著黃老板走在進村的路上)對黃老板說:現在國家政策好了,辦好手續,合法開采,我們政府也會大量支持嘛,你看,你看,現在…(黃老板是一臉的苦笑),高村長,高村長。
  
  乙:依,老婆,你去看一下是哪個。
  
  丙:喲,江書記,黃老板,快來,快來屋里坐。
  
  乙:(此時的高村長,腳搭在椅子上,喝著小酒,吃著花生米,突然聽到是江書記,黃老板,腳一下子放下來,酒也打倒了,轉身起來)坐、坐、坐,怎么今天你們約得那么好,會一起來我家喲!
  
  丁:你還問我們,還不是你把我們叫來嗎?
  
  乙:江書記,你就不要拿我開玩笑了嘛,想請你們還請不到,就更不要說是叫了。
  
  丙:就是,就是(笑著說)。
  
  丁:就是今天不請也自到了是不是,老高,聽說你升官了?
  
  乙:江書記你不要這樣講嘛!只是一個村長嘛!
  
  丁:村長,你還曉得是一個村長嗎?我還以為你是國土所所長呢?不是我講你,老高,你是人民選舉的,黨和政府相信的,有外商來投資,你不但不帶他走正規路,反而還自作聰明,把土地擅自批給他,這些土地是你的嗎?
  
  乙:搖搖頭。
  
  甲:搖搖頭。
  
  丁:這也不是我的,是國家的,但要合法開采,為了保證資源不浪費,國家才采取辦證措施,要不,國家設那么多部門干什么,你呀,你呀,虧你還是黨員,如果我們不及時發現,這不是造成大錯嗎?黃老板,你作為一個投資商,到我們這里投資,我們政府是非常歡迎的,但你不辦手續私挖濫采,是嚴重違法的。既浪費了礦產資源,又給國家造成稅費流失,還會帶來不安全因素。你把正規手續辦下來,我們鄉里、村里都會大力支持你、幫助你,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們,為什么要冒那么大的風險啊?老高你,好好反省,趕快把你的事寫一份材料上交黨組織!還有你黃老板,要馬上停工,等把手續辦下來,合法合理開采也不遲,這時江書記起身搖搖頭走出高村長家。
  
  乙:(江書記走后,高村長心里很不平靜,經過一段時間的思想沖突,最終還是對自己所犯錯誤悔恨不已)早知如此,何必當初啊?老婆,過來,把錢拿過來,人家江書記說得多明白,快把錢退還黃老板。
  
  甲:這錢你就收下吧!反正江書記又不知道送錢的事。
  
  乙:黃老板,我是一名黨員,是一名領導,就算江書記不知道,這錢我也堅決不能收(此時,高村長和黃老板為錢的事推來推去)。你的心情我就領了。要不,這樣,你將這些錢用來辦手續吧,我陪你到鄉國土所辦手續去。
  
  (此時,高村長與黃老板一起往外走去)
  
  幕落

Copyright @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. 貴州興義黨風廉政 版權所有
黔 ICP 備 05003561 號 興義市紀委監委 主辦
服務電話:0859-3223153 

双色球规律排除法 扑克贴头上猜大小 打击黑庄 分分彩双面盘期期中 抢庄牌九规律 重庆时时开奖最快直播 赛车pk10计划软件下载 神计划 3d猜大小中奖金额 酷彩网时时彩平台 4d开奖结果查询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