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色球规律排除法
·設為首頁   ·收藏本站 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廉政文化 > 廉政小品
現場調解
時間:2014-07-31 11:04:55  來源:興義市“樹新風、揚正氣”反腐倡廉戲劇小品大賽作品  作者:唐澤洋

     “要得富,先修路”,對于地處邊遠山區的少數民族地區來說,交通猶如社會經濟發展的輸血大動脈,道路四通八達成了山里人渴望走出大山,參予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大潮、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的夙愿。今天,寬敞筆直的道路不僅從門前經過,而且是標準的三級柏油馬路,路上人來車往熱鬧非凡。交通問題解決了,但由于不懂交通法規,交通事故頻發,又成了當地政府面臨的一大難題。如何提高車輛駕駛員的素質,增強交通法規的宣傳,客觀、公正處理交通肇事案件無疑是一件大事……


劇中人:
王所長:某鄉公安派出所所長。
李主任:某鄉太平村村民委主任。
張  強:摩托車無照無證駕駛員。
趙  剛:改型汽車無照無證駕駛員。

[頭部、左手受重傷的張強和頭部受輕傷、嚇得臉發白,身穿劣質西裝的趙剛,邊爭吵邊拉扯,從幕后上場

趙  剛:你開的哪樣車?這樣歪的手腳都敢開車。

張  強:你才開的哪樣車?在路上象舞龍一樣東搖西晃,硬要標過來撞我。我看你咋個辦?

趙  剛:你看我咋辦?我才要問你咋辦?我的汽車停一天費用損失大得很。

[“張強、趙剛。”身穿中山服,手捏竹煙桿的老主任大聲喊,上。]

趙  剛:拐了,老輩子來了。

張  強:老主任一到,又要脫層皮了。

李主任:脫皮?脫哪樣皮?

趙剛、老強:(邊嘻笑敬煙邊說)老主任,我們倆個說的是說扯皮,正在扯皮!

李主任:好了,不要狗撕毛一樣對咬。我看你們吶,大哥不要說二哥——倆個都有錯。交錢來,按村規民約,出事車輛雙方都要各交50塊錢,作為村領導的調解費和交通肇事罰金。

趙  剛:主任,你不問個清紅皂白,誰對誰錯,一來就喊我們交錢,這不是各打兩百大板嗎?

張  強:就是嘛。你主任是來解決問題的,還是來收錢的?起碼要先分個誰對誰錯再說,打官司門都是輸家開錢嘛。

李主任:少啰嗦,訂立村規民約時你們是在場舉手同意的。

張  強:我好像沒在場?

趙  剛:我在場沒有舉手同意。

李主任:不給是不是,慢點老子給你們兩個侄兒子一扁腳、兩耳光。開點車不得了,這么寬的馬路還嫌窄,沖稀稀的,狂皮狂皮硬要狂脫一塊皮才安逸!

[趙剛、張強兩個不情愿地正在東摸西找掏錢。此時,王所長身著警服,右手臂夾著一個公文包,快步上場。

王所長:你們兩個摸錢搞哪樣?平時我們派出所、聯防隊到你們村里去搞交通法規宣傳,你們總是說活路多,不愿意學習法律法規。沒得豬肉吃門看見過豬兒跑嘛。今天好了,車子撞爛了,人也受了傷。我看你們是不見棺材不掉淚,不見狗屎不惡心!

張  強:李主任喊拿調解費!

趙  剛:還有罰金!

王所長:發生交通事故,還沒有判定哪個的責任,就要交啷子調解費、罰金?“軍閥”喲。

[李主任拉王所長到一邊,解釋收費問題。

李主任:是根據村規民約辦的嘛,我絕對手板手背都是肉——一視同仁!

[王所長義正嚴辭,悄悄勸告他不準亂收費,李主任無奈同意。

王所長:我們派出所的民警已經檢查、測量了你們的肇事現場。那6.4米的剎車印,速度太快了。在那魚背脊的陡坡,加起油門猛沖。你們沒有鳴號?

張  強:鳴號?

趙  剛:鳴啷子號?

王所長:(苦笑)鳴號?就是按喇叭!

張  強:路上又沒得人和牲口走,按喇叭搞哪樣?

趙  剛:亂按喇叭,人家一個說我們沖,二個還認為我們有神經病。

王所長:學開車的人,在駕校時師傅沒教過?那種魚背脊的地方和轉彎處都要按喇叭!起警示作用。

李主任:這倆個鬼兒都是無師自通“自學”成才的——一天駕校也沒有進過?開的是黑人黑車。

王所長:無證無照駕駛,要重罰!

張  強:(求情)家里經濟緊巴巴的,實在老火。

趙  剛:(求情)家里經濟困難,買車的錢都是借的,還欠人家一屁股幾肋巴的帳。

趙剛、張強:不信?你可以問老主任。

老主任:這是真的,兩家都困難。

王所長:罰款可以酌情減輕,但要盡快辦理駕駛證、行車證,將車輛手續補辦齊,車子才能上路行駛!

張  強:好好,吃一次虧買一次乖。

趙  強:不懂交通法規遭殃的是我們!

王所長:張強,那偏離中心線的2.6米車印,是你的摩托車占線了。

張  強:占線?占啷子線?

趙  剛:線在哪里?

王所長:線在駕駛員心里、眼里。開車連各行其道,不能占對方車輛行駛的線都不知道,還敢開車上路?簡直是不要命了。你們這種法盲開車,只憑膽子大運氣好,出事是早晚的事,不出事才是怪事!

李主任:這倆個鬼娃兒,我早就知道他們要出事。張強習沖買個摩托車,那個“肉包車”的東西,一天帶著他女朋友,開起車來,后面好像不是人而是馬達,快得輪子不沾地,還東歪西倒耍車技。你笑,趙剛也不是個好東西,買得個簸車,拉起東西來像堆山,恨不得一口吃個胖子,輪子壓得鋼盆都柱地了。

王所長:你們倆個還笑得出來?你們這起交通事故,雙方都有責任,張強重點,趙剛也貓抓糍粑脫不了爪爪。這樣,你們明天來派出所解決。

李主任:(敬訓張強、趙剛)好過了,50塊錢的調解費和罰金舍不得拿,還陰陽怪氣說脫層皮,這下子要出血了,白捱幾千塊!

王所長:你們倆個這個事,回家給屋里人講清楚,雙方都有責任,又不是故意撞的,千萬不要無事生非,吵架斗毆。一個寨子里的人,早不見晚見。聽倒沒得?

張  強:聽清楚了,不會亂整的!

趙  剛:再不敢亂整了,二天連褲子都穿不起!

    [畫外音:“李主任,趙剛,家里有人找,快回家!”

  [李主任與趙剛搭肩,說著悄悄話下。

李主任:張強這小子,被車撞蒙了。

     [李主任忙與王所長握手道別,并喊張強、趙剛走。

[張強在搔頭發,似有心事。手摸煙卻摸出幾百塊錢,一下子有了主意。張強看著李主任、趙剛遠走的方向,又左右看看無人。便快速掏錢塞進王所長腰包,想跑開。王所長詫異,快速反應過來,一把抓著張強,大聲訓斥。

王所長:張強,你搞哪樣鬼?看不出來,你小子表面老實本分,肚子里花花腸子還不少。快把錢拿回去,少來這一套!你想害我!

[張強很尷尬,快步走向舞臺一角,面對觀眾,低聲連說帶比劃,自言自語:估計嫌少。

張  強:王所長,你看我這事(用左手拐了拐),求你幫個忙,我以后還會孝敬你。錢少點,你隨便買條煙抽,打點酒喝,幫補點油錢。

 [王所長一臉嚴肅,很生氣、氣憤。

王所長:我請你將錢揣好。要不然的話,我將你賄賂的錢交紀委,再用手銬帶你到派出所關起,行政挽留幾天!

[張強一臉無賴市儈像,左右看看,壞壞地笑著。

張  強:王所長,你又何必見外呢?現在都是這個行情。何況,這荒山野嶺只有我們兩個人。神不知鬼不覺,難道我會害你不成?你借我個膽,我也不敢!

[王所長昂首挺胸,一臉嚴肅、正氣。

王所長:你說只有我們倆個人?告訴你,上有天,下有地,中間有大山樹林,人肚子里有顆良心!吃人口軟,拿人手短,收了昧良心的錢財,先不說黨紀國法不容,耗子吃了也要脫毛?(提高嗓子,很有情感響亮說)你睜眼看看,自古以來,凡是貪官污吏,哪個最終有好下場了!

[張強被說得渾身篩糠。但又不甘心。

張  強:王所長,你講的那些是大腦殼、大嘴巴,這點小錢不過小兒科,就像我們哥倆干頓酒而已。

[王所長怒目而視。張強又一次將錢往王所長懷里塞。

王所長:張強,好言你不聽,歪路你偏走,看來,不來真的你不得教訓!

[王所長從腰間掏出手銬,右手晃動,欲銬張強。張強嚇癱在地,站起走到舞臺一角,對觀眾說。

張  強:我從小長大,從來沒有見過他這樣不吃腥的“黑貓警長”!

王所長:你還嘴硬!快回家,老婆娃兒不見你會著急。

[張強彎腰向王所長認錯——“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。”王所長面對觀眾,大聲說。張強直立接著說。李主任、趙剛邊從幕后出來,站定說。

王所長:建設和諧社會。

張  強:只能走金光大道。

李主任: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。

趙  剛:大家各努力。

四人合:對,大家齊努力,走社會主義金光大道!

[李主任、張強、趙剛鞠躬,王所長致軍禮。下

——  劇終

Copyright @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. 貴州興義黨風廉政 版權所有
黔 ICP 備 05003561 號 興義市紀委監委 主辦
服務電話:0859-3223153 

双色球规律排除法 双色球有中奖的吗 一肖一码期期准网站肖 彩票带单计划软件app 11选五定两胆技巧 余额宝稳赚吗 百灵手游牛牛官网 pt电子哪个平台好 澳门骰子大小玩法 苹果手机仿版 高准翼